红包学问大:包多少钱才不失礼又不吃亏?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0-07-29
  • 浏览量: 463
  • 作者:
红包学问大:包多少钱才不失礼又不吃亏?

讲到过年,最应景的当然就是红包了。人到了一定年纪,红包就会从「输入」转为「输出」。收红包容易,但包出去就难啰,这可不是你包个一两年就能掌握技巧的事。虽然你google就可以找到一大堆告诉你怎幺包的资讯,但我相信你看完之后,还是会对「怎幺包」这件事感到一个头十个大。因为家家户户状况都不同。

你可能到五六十岁还是无法参透红包的奥义,因为「包红包」这个行为,正好碰触到规範伦理学最关键的问题之一:如何用量化指标来表达不可量化的伦理价值?

比如说包给乡下的某个不熟叔公好了。你小时候是有收过他几次红包,几十一百块的,长大之后去他家拜年,阿是要包多少?一千?好像不太对等哦?

有些人会说,不如包给他家的后辈来解决,可是他家的曾孙辈要是有一脱拉库要怎幺办?每个都包一百?台湾的币值和三十年前有一样吗?装死?装死不包人家会不会觉得我很小气?

不亲的人就已经是这样了,不要讲是熟的人。包给父母要多少?包给再上一辈呢?
第一次包,要包多少才不失礼?包多少才会让家中长辈觉得自已混得还可以?又不会对其他平辈造成压力?其他平辈包多少?长辈会不会拿来比较,说闲话?所以包多一点?
可是第一年包太多也不行。第二年呢?和去年一样?会不会让人觉得没有经济成长?所以要越包越多?那第一年不能包太多啰?但第一年太少又太寒酸呀!

到底要怎幺办啦!

有时还会碰到进一步的道德互动推断,扰乱原初的规划。就像许多结婚、订婚时的聘金只是摆盘用的,男方会先和女方确认好,确定对方不会收或事后会还,那你就可以打肿脸充胖子去借一堆钞票来摆。但若是人家的行动不可预期,你的摆盘就不可能那幺气派。

同样的,包红包也牵涉到预期回收,你包给甲家的总金额为X,甲家回包给你家的最好也是X,或在可预期的将来(人家小孩长大可以回包给你的小孩)回包给你家「X+通货膨胀」。这谁算得出来呀?谁有这美国时间记二三十年的新年红包帐还加利息?结婚礼金还有可能,连小屁孩的红包都计较,被人知道不是会被笑死?

大家为什幺这幺斤斤计较,随意包不就得了吗?有心意就好嘛!

问题就是在于大家害怕「失礼」,害怕自己搞不清什幺神秘的中国八千年传统奥义规定而闹笑话,所以才在那斤斤计较。

我要指出的是,其实并不存在什幺明确的「包红包」标準,而有没有礼貌,还真的就只在于「心意」。但这「心意」不是说你只给人红包袋,里面没放钱就可以,很多长辈会收下红包袋但退钱,表示心领了,但这不代表你可以只给他红包袋呀!马英九都还会包个一块五块十块哩。

你的「心意」是重在你会「为此烦恼」。

红包学问大:包多少钱才不失礼又不吃亏?

你只要困扰于到底要包多少,想半天之后,包了一个自己觉得最适当的额度,依传统「礼」的标準,就已经及格了。

人家的反应不是你可以预期的,更重要的是,只要你真的认真想过要怎幺包,他的反应也不全是你的责任。
他可能会觉得你包太少不上道,但那只是他贪婪。
他可能会觉得你包得太多,对他造成回包压力,但那只是他小气。

这都是对方的判断力不足或道德错误,你不需为此负责。讲难听点,包红包是互相的事,不论是给是收,你都要「体谅他人」,收的人要能读懂对方数字背后的苦心,或是用宽容的心情包容一切数字。在那叽叽歪歪包错了,包不对,反而是被礼仪本身绑缚,「礼教吃人」了。

因此,你想想和他之间的关係、情份,衡量自己的经济能力,交集出一个适当的数字,包出去就好了。收的人也应该体谅对方的经济环境与生活背景,来思考他数字的意义。

其实不只是新年红包,甚至所有的婚丧喜庆包,以至于所有的赠礼,都是同一个原则。你上网找个什幺婚礼红包标準不熟一千八熟的两千,不如自己多準备一些,去现场看看人家办的价格大概多少,自己和对方的关係如何,在体贴他不要赔钱的状况下,包一个最适当的数字出去。

新郎也不要因为某人包八百来一家就直接喷火,而是要看看他们知不知道都市办场子的价格,他们经济状况怎样,是抱持ㄠ人捞本或乡下老亲戚十几年难得碰面而来的。互相体谅,相互体谅,礼就足了。

所以请不要痛苦、执着于数字标準,会批评你诚心诚意包出去红包的人,不是死守无俚头规则的礼匠,就是品格有问题的红包魔人。大过年的,碰到这种人,笑笑就算了。与其和魔人们闹得不开心,不如趁这机会和情意厚重的人多聊几句吧。

红包只是应景小礼,不是决生死用的。